的ofo嗜血的啸虎落寞的欧神

2019-07-13 17:12栏目:娱乐

  有人想听还钱排队能绕半个地球的 ofo 的故事。这个故事讲起来非常复杂,它会牵扯一堆人进来。

  戴威这个曾经幻想改变世界的北大学生会主席,也上了法院的老赖名单。被限制买房买车,不许坐飞机,不许坐软卧,不许住星级酒店。

  2009 年,19 岁的戴威正在北大读金融,那时候的他就开始搞 24 小时咖啡屋,校园里人称戴老板。

  2011 年,当上北大学生会主席的戴老板登上了北京大学网站新闻首页,以传记的方式在北大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身影。

  再之后,戴威并没有进入投行,四大之类,而是前往青海支教,你注意哦,这一行为很有理想主义色彩。

  支教归来的戴老板拿到了 100 万的天使投资,开始了他的自行车王国。当然,以他的花钱速度,100 万只够一个月,很快就没钱的戴老板到处拉投资,找了上百家都被拒绝,于是他以自己作为抵押,借了 100 万。你注意哦,借钱可不像有限责任公司,那可是是无限责任,你应该能看清楚他的性格了。

  当然,一个月后又烧光了,戴老板厚着脸皮找到了老东家天使投资,以个人名义再借了 500 万。至此,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,已经负债 600 万了。这可是个人借款,他,是要还的。

  当然命运对他是眷顾的,北大中文系的师弟,只收了他 20 串羊肉串,就给他在 ofo 的公众号上写了一篇号召北大集体支持戴老板的公开信。

  在北大学生们的支持下,迅速刷到了 10 万 +,这位前学生会主席的 ofo 迅速成为了爆款,月入 30 万。

 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朱啸虎是谁,他有个妹妹叫做朱文倩,是万达投资董事总经理。她的老公,叫做欧成效,人称欧神。

  这回应该很多人知道了。欧神,就是那个炒房的网红,水库论坛的创始人。在中国,是个人都能聊房地产,但几乎没几个人能聊的清楚金融。这就是为啥我们得把欧神搬出来。

  欧成效与他的大舅子,他的太太本科时都曾是复旦的校友,只是后来走了不同的路,她的太太去剑桥读书,去瑞银做了副董事,去了通用电气乃至最后加盟万达。而他的大舅子,做了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。

  当然,欧神虽然在民间名气很大,但是与朱啸虎远不是一个 level 的,他自己也在婚姻中备受鄙视,最后离婚了。这个我们后面再聊。

  你注意,沈南鹏(投了半个互联网),张磊(高瓴资本)的席位和朱啸虎的席位差别是很大的。前者是顶级投资人,后者是新秀。

  but,这张图仍然清楚的显示了朱啸虎和欧神是两个世界的人。朱啸虎哪怕坐在上菜位,那好歹也是个座位,他上的了席面。

  欧神,只是一个民间颇有名气的普通炒房客而已。此话后面还会聊,先搁置。我们来聊 ofo 背后的男人。

  朱晓虎的父亲,当然也是欧神的前老丈人,是大学者朱德明。朱啸虎中学的时候,得过上海市高中数学竞赛一等奖、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 ......

  我曾经在历史文章里聊过,那个 CY,那个不知道从哪个山沟里挖出来,免费让他读书的数学怪才,那个生而知之者,他也拿过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一等奖,这就是告诉你这个奖的难度。

  2011 年,朱啸虎投资饿了么 500 多万美元,获得了几十倍的回报;2012 年,朱啸虎投资滴滴出行 700 万美元,获得了 1000 多倍的回报;2015 年,朱啸虎和罗斌投资映客,又获得了几十倍的回报。此外他还是兰亭集势、大智慧、百姓网、狼人杀等公司的早期投资人。

  当然,也包括本文的 ofo。欧神曾经在直播里自己坑大舅子。他声称朱啸虎已经退出 ofo,以 30 亿美元为代价,让马云做了接盘侠。

  应该说这不是朱啸虎的初衷,他曾经极力撺掇 ofo 与摩拜合并。但是被戴老板拒绝,由此江湖上留下了朱啸虎的名言: 最讨厌认为自己什么都对的创业者。

  站在朱啸虎的角度上,他要的,是让两家企业尽快合并,垄断市场,盈利。而戴老板,要的是像 google 一样,登上更大的舞台。

  我写到这里,一直在做铺垫,因为背景复杂,涉及人物众多。那我们接下来看看,这个游戏里,每个人想要的究竟是什么。

  热衷别人眼里的自己:这就是天生的领导性格,否则他也没兴趣,或者做不到北大的学生会主席。

  一个理想主义者:否则他就不会一毕业就去青海支教,一回来就为了一个完全看不到希望的项目以个人名义负债 600 万。

  如果听朱啸虎的,与摩拜合并,或者把 ofo 卖了,他是可以获得后半辈子衣食无忧的钱,但他自己从此以后能做什么呢?变成马云旗下的高管?

  很多人不会理解某些优秀的人的选择,那是因为衣食无忧对大众来说很难。但对于一个很优秀的人来说,他怎么折腾,这辈子都是衣食无忧的,因为总有人肯收他这匹千里马,就像李一男这辈子不停的乱下棋,但最终依旧财务自由一个道理。

  这就像三国演义里,鲁肃跟孙权说的那番话。鲁肃说我等投降了,仍然是去做太守,并没有什么损失。可主公投降了,您去做什么呢?您屈居人下能做什么呢?

  对于戴威来说,ofo 很可能就是他人生的高度,他失去了 ofo,难道变得和欧神一样,穿着拖鞋去收房租么。

  当初他做北大学生会主席,当初他一毕业就负债 600 万,他冒的所有风险,图的又是什么呢?

  他的人生目标就是在投资界大放光芒,对他来说,衡量自己成就的唯一指标就是回报率。戴威的人生价值,自我实现和他毫无关系。

  对于一个独角兽捕手,他听不懂也不想听戴威那种神神叨叨的理想,在他眼里,那就是幻想。在市场热度最高的时候,在预期升温最高的时候,让他们整合,垄断市场,形成对垄断后的无限幻想,然后把 ofo 卖掉。

  朱啸虎的优秀在于当他认识到事情已无可改变,他能够项目败了,他不败。他没有坐等市场彻底冷却,而是趁热立即找到马云当了垫背,自己套现出局。

  我们为什么要拉这么一个无关的人进来。他和文中所有人都不是一个量级的。但他有很大的参考作用。他足够接地气,足够让大多数人看得懂。他失败的婚姻也能足够清楚的显示出商业社会里的鄙视链,以及人物性格对所有事情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。

  欧成效最初想要的就是财务自由,而不是社会影响力。你从他不到 30 岁,在基层的情况下就退出职场,选择炒房作为终身的事业这一点,就能看得很明白。

  但是,你要注意哦,他不是那种短炒,几个月内进出的炒房客;也不是那种锁定某些楼盘,集中买入垄断区域价格,然后找人接盘的炒家。

  他的这种炒法极缺现金流,所以他和他媳妇的离婚案里,他痛斥媳妇作为高收入者结婚 8 年,没有拿一分钱家用。而他的媳妇呢,则干脆的回复,因为所有收入都被他拿去付了首付。

  欧成效每天接触的是什么?一个个具体卖房的散户,一个个找他租房的百姓。他在自己的事业里,是很有成就感的。

  朱家兄妹每天接触的是什么?都是企业家。最小的呢,也是创业者。因为他们毕竟是一个大平台下的舞台角色。

  在欧成效的世界里,谁有钱谁是成功者,这个你通过他的言论能够很清楚的看到。他见到的都是社会底层,相对这些人来说,他感觉自己是最有钱的。所以他经常出言表示,大家都是穷人,而他是富人。

  比如一个国企的千亿掌门人,也许年薪不到两百万。你要是按照欧神的判断,那她就没钱。但事实上呢?欧神想要见她,都见不到。

  通常这样规模的甲方,会围绕着很多供应商。大的供应商,往往都是千亿,万亿规模,这种人是去见掌门人的。中等供应商呢,都是百亿规模,这种通常是去见副总裁的。再往下呢?十亿规模的,他们的老板平日里只能去见一级部门经理了。那再往下呢?一直到和欧神差不多身家的我们说小企业主,或者叫小老板。他们都是跟在一级部门经理屁股后面当二当家的。

  你站在欧神的角度是没法理解的,他会觉得,我赚的明明比你多呀。为啥我的社会地位比你低这么多,你如此的鄙视我呢?

  这就是我们说的,商业社会里看的是当量,或者说你的能量,不是你兜里的钞票。很多小企业主,小老板,人家最后把公司一卖,都比欧神有钱。问题是,有钱不等于有钱花。能听懂么?

  那个掌门人,她那个薪水是摆设。人只要有 实报实销 这四个字,就不需要薪水了。要薪水干嘛?你干嘛都不用花自己的钱。那薪水本来就是摆设,你拿它去衡量收入本来就很无厘头。

  这还只是其一。更深刻的原因是,这个世上财富是取决于信息不对称,而不是取决于你在那里有多么努力的积累。

  人家和马云谈一个生意,自己谈的生意自己不知道消息面么?当然知道。那,资本市场里该怎么做,剩下的你懂的。这个意思就是告诉你,对于某些人来说,想发财,想把钱放在自己口袋里,那就是分分钟的事。

  如果你看懂了这一点,你回头去看欧神。被鄙视是必然的。他的策略其实就是省吃俭用,把所有钱都押宝赌多头。以至于现金流枯竭。

  这种模式,不仅仅在速度,效果上会被朱家兄妹鄙视,实际上,你从认知上,他们一样会鄙视。

  类似他的手法,在很多市场里都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。比如二三十年前,就有人做多原油期货,和他的思路一个样。不停的加仓做多。这个策略一直都很对,一直到十年前。

  那个故事我们都知道,原油从 120 多一直到 30 多。后来回到 70 多,再回去 40 多。这个过程里,有很多我们的国企都跟着栽进去。

  我当年刚进入市场,看到的就是那些比我老的多,已经饱饱的赚了十几年的老玩家们是一个个如何走上的天台 ......

  1、要么赌场是你开的,规则是你定的,说白了,无论谁赢谁输,肉都烂在锅里,人家就算暂时赢了,也离不开你的场子,门口有你的保安把守着。

  2、这个局是你做的,从一开始怎么进,怎么退,谁来接,整个预期,都在你的计划中,就像 ofo 里的朱啸虎,合并不成就坑马云。

  3、你想做死多头,没问题。就像很多年前垄断白银的享特兄弟一样。彻底垄断,以至于显赫一时。当然,这种方法长期来看仍然是无用的,亨特兄弟的下场就是美国政府一纸法令,让他们濒临破产。

  当然亨特兄弟没有破产,他们后来被救了。而被救的原因就是大而不倒。这就是你注意到马云从来不说自己有多少钱,他不 care 这个,他言必称自己背后有几千万的就业,有几百万的商家。

  我讲这一段,不是来给你聊欧神不幸的婚姻,而是想借他来告诉你究竟戴威为什么坚持一条道走到黑。

  戴威不想变欧神,他不想失去话语权,不想失去当量,更不想从此以后失去命运的主宰权。

  他太清楚了,负债不可怕,负再多债都不可怕。只要你背后还有很大的能量,就会有人救你,甚至有人不得不救你。那你就还有各种留在舞台上的可能。

  这个想法不能说是错的。因为他显然,从一毕业起,就没想过这辈子要过老百姓的日子。

  但很显然,戴老板和欧神,不怎么快乐。他们都过分在意自己不能左右的东西,一个希望得到全民的认可,一个希望得到太太的认可。

  人,如果太介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,介意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不是成功,或者失败,那就会活得很艰辛。因为你把控制权,交了出去。

  ofo 的钱能不能拿的回来,没那么重要,人均也就是 100 块,吃顿饭都不够。但如果你能花 100 块就学到这个道理,那其实挺值。